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妃逃不可:腹黑王爷惹不得》妃逃不可腹黑邪王宠上 by一朵羞花 妃逃不可:腹黑王爷惹不得免费下载

更新时间:2020-09-09 07:04:51

《妃逃不可:腹黑王爷惹不得》妃逃不可腹黑邪王宠上 by一朵羞花 妃逃不可:腹黑王爷惹不得免费下载 已完结

《妃逃不可:腹黑王爷惹不得》

来源:作者:一朵羞花分类:架空主角:夏侯婴,殷荃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妃逃不可:腹黑王爷惹不得》是一朵羞花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夏侯婴,殷荃,书中主要讲述了: 被他的身影禁锢其中,殷荃有些怔愣,有些困惑。 夏侯婴的样子,好像有点不大对…… 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他的手臂,她眉心皱紧。 怎么这...展开

《妃逃不可:腹黑王爷惹不得》免费试读

被他的身影禁锢其中,殷荃有些怔愣,有些困惑。

夏侯婴的样子,好像有点不大对……

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他的手臂,她眉心皱紧。

怎么这么凉……

夏侯婴体内的温度仿佛被人抽离了一般,冰冷至极,她望住他,唇线抿直,方才的惊恐转为担忧。

“夏侯婴,你……”

“出,去……”眼前之人只僵硬嘶哑的吐出了两个字后便没了意识,朝殷荃重重压了下去。

只觉眼前仿佛压下来一座山,殷荃是撑也撑不住,硬生生被他压在身下,若非身后有白玉的水池做支撑,恐怕她得被他给压进水中淹死。

抱着他冷若冰霜般逐渐变得僵硬的身子,殷荃抬头朝同样以汉白玉打造的天花板,发出一声低叹。

现在怎么办?

难道就这么泡着?

万一夏侯婴醒过来完全不记得发生过什么还以为是我对他图谋不轨,那可怎么办?

到时候她可就跳进什么江什么河都洗不清了。

正想着,她忽而垂了视线朝下看去,只见不省人事的夏侯婴微微阖着眼,眼睫浓密纤长,水珠覆盖其上,令其更显浓郁。

他的唇因热水的缘故不再似先前般泛着股病态的粉,而是恢复了往常如血的红,烛光映照下,显一抹妖媚。

“夏侯婴?”心中微动,殷荃试探着叫了一声。

没反应。

“洁癖狂魔?”

依旧没反应。

“变态装叉?”

还是没反应。

变着法儿的连叫了三声,怀中的高冷美人都没反应,殷荃抿了唇,心中突然没来由的生出一股怒火。

她突然将身子往下一沉,连同面朝下的夏侯婴一并泡进了水里。

见怀中人并不挣扎,她很快又将他提了起来。

哼哼!让你平日里那么欺负人!

夏侯婴,风水轮流转!早晚让你跪我脚下唱征服!

盯着怀中不省人事的美人,殷荃唇角勾一线恶质的笑,笑着笑着,目光里升腾起一抹迷雾。

浸了水的夏侯婴额前粘了一缕乌发,蜿蜒如水蛇般顺着他鬓角缓缓向下一直延伸到精致的锁骨窝里,她盯着他,心中忽然有点痒。

偏开眼神,她开始数浴池边的烛台个数。

一个,两个……夏侯婴的锁骨……

呃……眉心微皱,殷荃咬住唇角,晃了晃脑袋。

三个,四个……红唇好诱人,好像粉红色的樱花和果子,不知道是不是也跟那东西一样甜……

呃……殷荃别过头,努力不往怀中瞟。

五个,六个……六个……六个……

尼玛!夏侯婴!你这个妖孽!

“说!你这混蛋给我下药了吧?!一定给我下药了吧!”握住夏侯婴的脖子好一通摇晃,殷荃很愤怒。

愤怒之余,眼神却是越来越迷离。

亲一下……

她就亲一下下……反正他也不知道……

亲一下又不会怀孕……

一遍又一遍的说服着自己,殷荃朝夏侯婴凑近着,心跳犹如擂鼓,“噗通”“噗通”的撞击着耳膜,她感觉到自己在出汗,却很快被这池内的水汽冲散。

就在她的唇瓣距离他的仅有半寸时,他霍然睁开双眼。

眼眶陡然瞪大,殷荃猛地松手,岂料后脑勺突然被一只冰凉的手死死扣住,与此同时,双唇遽然一冷。紧接着是他排山倒海般席卷而来的清冽气息,似深秋晨曦中的第一抹寒露,带着少许松竹的清香,一霎如黑夜中飞掠疾驰的电光,携一抹艳光四射的光尾,炫彩匹练般在她体内四下游走、无序冲撞。

震惊不已的瞪住那双仿佛有幽蓝气晕徘徊其中的浓黑眼眸,殷荃紧贴在他光裸的胸膛上,一时间不知是该进还是该退。

就在此时,夏侯婴突然松手,将她推开。他哗啦一声站起身,垂落视线如天神般看向她,声音凛冽如寒风,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:“你不该招惹我。”

说完,他纵身一跃,跃出水池,将殷荃一人留在池中。

“喂,你害羞了?”在水池中站起身,她望向他的背影,眨眨眼。

夏侯婴耳后浮出一抹淡淡的红,没有理睬身后之人。

“刚才其实是你的初吻吧?我也是哦!”伸出食指缓缓滑过唇畔,那里仿佛还残留着他冰冷的温度。

闻言,夏侯婴身形微微一顿,似乎犹豫了一下。

“夏侯婴,你这池子没有台阶啊,拉我一把?”

“自己爬出来。”背对着殷荃,夏侯婴的声音冷飕飕的。

“帮我一下会死啊!”

“把人面朝下泡水里才会死。”说完,夏侯婴拂袖离去,留下殷荃一人泡在水池中瞪眼。

他居然都知道!!

尼玛,小心眼!变态狂!

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汉白玉光滑的水池边缘爬出去,浑身湿漉漉的殷荃一路淌着水就这么湿哒哒的走回了房。

瞧着她浑身湿透的狼狈样,哈日那先是有些惊讶,在瞧见了她的神情后默不作声的给她找来了干爽的衣裳换上。

“那那,你阿爹对夏侯婴的评价不准确啊。”捧着姜汤坐在桌边,殷荃冲着哈日那一本正经的开口。

“阿爹是我们蒙部图坦尔旗旗长,断不会空口说白话。阿爹说过,端王是他此生除当今圣上外唯一敬重的人,只有草原上跑的最快的马,飞的最高的鹰才能配得上他。”哈日那摇头,更加正经的看向殷荃。

闻言,殷荃没再说什么,而是转了视线朝放置着书架的墙壁看去,那是他们两人共用的墙壁。

“那那,你阿爹似乎很博学?”半晌后,她收起视线重新看向跟前已经洗去脏污,皮肤上却还残留着细细裂纹的小丫头。

“当然,阿爹是草原上的米那拿罗!”说着,哈日那小小的脸上露出一抹自豪的光彩。

“米什么罗?”皱眉,头次听到这个词儿的殷荃有些困惑。

“米那拿罗,是智慧的意思。”不假思索的答,哈日那并没有对殷荃的不解表现出半分轻蔑,倒是很耐心的解释了一下。

“你知不知道什么武功会让人通体变冷?冷到冻手的那种?”

“不知,武功是中原人修炼的东西,我们蒙族人善骑术,通兽语。”耸耸肩,哈日那摇头。

听罢,殷荃没再追问,视线却又朝着书架飘过去。

莫非他修炼的不是武功……而是中毒?

如是想着,殷荃抿抿唇,将视线转了回来。

他现在到底怎样了?怎么隔壁一点动静都没有……她要不要去看看?

书房内,夏侯婴扫了眼内线送来的密函,随即握紧掌心,再张开手指的时候,掌心只剩一撮粉末,风一吹,便什么痕迹也不剩。

他站起身,转身朝房间正北朝向门口的一面墙走去,那里挂着一幅海上旭日图,还是前朝著名书画家姚之竞的手笔。

他伸手抚上锦缎装裱的边缘,手指微微扣着墙面,长短不一,节奏不定,紧接着只听一道巨石摩擦的闷响,旭日图后的墙壁向两边滑开,裂出一道一人宽的缝。

迈步走进黑洞洞的墙缝,夏侯婴走在向下延伸的一眼望不到底的旋转石阶上,悬挂在两侧石壁上的烛台伴随他前进的脚步“噗噗”点燃,再在他身后一盏盏如帘幕闭合般悄然熄灭。

石阶的尽头,是一间四方形的石室,里面隐约显出一抹烛光,在漆黑的石壁上映出一道幢幢黑影。

“兵部侍郎丁海昌已死。”站在石室入口,夏侯婴一半身形隐没在黑暗里,一半暴露在烛光中,雪色长袍浸在橙黄的暖光中,泛着莹莹光晕,如珠如玉,与通体黑暗甚至在烛光下泛出几许阴森绿光的石室形成鲜明对比,却也并不格格不入。

闻言,正坐于石室中的黑影稍稍动了一下,似带起一阵风,连同室内本就跃动不止的烛光一并颤了起来。

暗灰泛一线幽绿光芒的石壁上黑影晃动,却终究安静了下去,像被此时弥散在空气中的低压所影响。

“此案唯一的人证已死,死无对证。王爷仗义相助,这份恩情在下铭记于心,若将来大难不死,必涌泉相报!”陆逊说着正欲抱拳下拜,岂料后者却射出两个石子击中他双膝,阻止了他的动作。

“这案子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……”夏侯婴的语调一贯的漠然冷淡,只是两道视线在幽暗的石室烛光里显得格外明亮,宛如实质。

“兵部侍郎丁海昌已死,王爷这又是何出此言?”眼中掠过一丝不解,陆逊皱眉。

“还有一个证人。”夏侯婴说着拢拢衣袖,看向陆逊的视线愈加明朗。

“还有一个证人?”将他的话重复了一遍,原本拧紧双眉的陆逊突然张了张眼眶,嘴唇也跟着蠕动了一下,却终究没有开口。

瞧着他恍然大悟的神色,夏侯婴挑了眉梢,继续道:“若想洗清冤情,便只有一条路可走,要有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勇气,和永不回头的决心,你,可能做到?”

一瞬不瞬的瞧着眼前始终平静,却如高山般巍然伫立的雪色身影,陆逊抿直双唇,重重抱拳:“在下这条命早已属于我西凉江山属于西凉子民,区区生死,何足挂齿!一切全凭王爷指示!”

闻言,夏侯婴垂眸望了望单膝跪于脚下的陆逊,幽黑的瞳仁悄然缩了缩,眼内神色复杂,他抿了唇线,沉默半晌后张口。

《妃逃不可:腹黑王爷惹不得》精彩评论:

这个作者(一朵羞花)很坑,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,就跳出来写个几章,向读者们道个歉,讲出个理由来。什么离婚啊?什么在忙相亲啊?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,等个几天故态复萌,又断更了!!!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。这么一《妃逃不可:腹黑王爷惹不得》写了好几年了,至少三四年吧,才更了100多章。而且目前又坑了。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。生孩子?慎入!!!!!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