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缘到来,却不是你》 鬼畜 缘到来,却不是你强受

更新时间:2019-11-23 07:08:34

《缘到来,却不是你》  鬼畜 缘到来,却不是你强受 已完结

《缘到来,却不是你》

来源:作者:花非花分类:古代言情主角:莫颜,向氏

主角是莫颜,向氏的小说《缘到来,却不是你》此文是花非花原创的古代言情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啊。”赵氏早哭的慌乱,哪里知道儿子是怎么了? “叫人请大夫。”孙清雅连忙对莫颜说道。 自家弟弟昏睡不醒,那作死...展开

《缘到来,却不是你》免费试读

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啊。”赵氏早哭的慌乱,哪里知道儿子是怎么了?

“叫人请大夫。”孙清雅连忙对莫颜说道。

自家弟弟昏睡不醒,那作死的丫鬟婆子晒太阳的晒太阳,纳凉的纳凉,根本没人在赵氏身边服侍。

赵氏现在的主心骨就是孙清雅,听见孙清雅说喊大夫,她才恍然大悟。眼睛向周围扫去,竟然没有个能用之人。

“已经有人去找大夫了。”那坐在一边的婆子耻笑了一声,朝惶惶的赵氏说道。

孙清雅朝她看了一眼,现在她拿这些丫鬟、婆子一点招也没有,只有暗暗等着机会。换回从前的人。

“小姐,这婆子端的可恶。”莫颜朝那婆子瞪了一眼。

“这事情只怕是没那么简单,凯弟弟好端端的昏睡不醒,”她心里倏地想到了一个可能,不由得怒气充满胸臆。她只知道现在只能任着这些人作怪,且看那幕后之人其余的手段。

她后知后觉,也只能见招拆招。

孙清雅心里思定,拍拍莫颜的手,示意她不要多言。莫颜朝外看了一眼,便走上前把赵氏扶开,“您还是别哭了,看看是怎么回事才是。”

赵氏这泪珠,哪里止得住?

“夫人,七少爷病了,要请大夫,”一个丫鬟站在向氏面前,把赵氏院子里的事情一一向她禀报。

“那就请大夫。”向氏眼中满是得意的光。右手轻轻抚着自己左手手腕上翠色欲滴的镯子,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“是。”丫鬟领命转身离去,没多久就领了一个人进来。

“这是仁和堂的宋大夫,叫他看看七少爷。”丫鬟淡淡的说着,就闪开身子叫那宋姓大夫上前去检查孙凯。

宋姓大夫把手搭在孙凯脉上,一会沉吟,一会摇头,孙清雅皱着眉头看着他,赵氏恨不得抓着宋大夫问问孙凯是怎么了。

等那人收回手,赵氏便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大夫,我儿他是怎么了?”

孙清雅一边侧耳听着声音,一边把仁和堂等信息暗暗记在心中。宋大夫说道:“少爷这身子除了了一些陈年痼疾,并无其他问题。”说完他站起身,“既然不是生病,那就不是老朽的事情,告辞。”

宋大夫说完就出去了,那引他前来的丫鬟,看了赵氏和孙清雅一眼,忙跟了出去。

不是生病?又昏睡不醒?

孙清雅突然很想笑。既然没事就好,暂且看看接下来那人想搞什么花样。先是换了他们院子里所有的人,可用的就剩下了一个莫颜,莫颜迟早是要跟了三哥的。

到时候莫颜一走,他们真真是孤立无援。

孙清雅才不会傻乎乎的想着去找大老爷求助,那人若是有能耐的话,后院又怎么会是大夫人独掌?

“没有病?那不是会狐狸精勾走魂魄了?听说魂不守舍的人就是这个样子、”院子里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进来。

孙清雅不用看,就知晓是那些新来的人聚在院子里浑说。

莫颜听不下去,冲了出去:“你们休得胡说。明明是你们照顾不周。”

“我们可是新来的,顶风作案,那不是自讨苦吃?莫颜姑娘。莫不是你以为我们是傻的?”那坐在院子里的婆子,看样子是这群人的头。

听见莫颜说他们照顾不周,她的面上倒是神色如常,嘴里说的话却是叫莫颜听的几乎气昏。

“你……”

莫颜想要扑过去扯那婆子的嘴,孙清雅拦着她,“看他们弄什么花样出来。”先前弄一个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什么大夫,说不是生病,现在这群人吵吵着狐狸精,那接下来上场的人不是道士就是和尚,反正他们不会去请济世庵的姑子。

“小姐,你怎么就能任着他们胡来?”莫颜着急的叫道,赵氏止住哭泣,朝女儿看来,“雅儿,这是……”

“姨娘稍安勿躁,你尽管哭就是,一会要是有什么事情,你也别出声。”孙清雅说道,她是看出来了,这些人都是为接下来的事情铺垫。

既然是拿她至亲的弟弟做89,只怕是那人要夺了他们养育弟弟的权利。

古时候嫡母是有权力抱着妾侍生的子女。有时甚至不用理由。

“可……凯儿病了啊、”赵氏哀声说道。她这个儿子自幼体弱,又连番遭人陷害,她这个做娘的都恨不得替他分担了,现在怎么能看着不管?

“刚才郎中不是说了不是病吗?郎中说的肯定是没错的,姨娘你就放心吧。”再三的安慰赵氏,孙清雅暗暗的捏了一下赵氏的手,“弟弟无事。”

接下来有事情的是他们才是。孙清雅把院中这些生脸的人看了看,纷纷记在心里,她现在拿她们无法,但是迟早会叫她把这些找回来。

大夫人突兀的换了他们身边所有的人,不仅仅是要折磨他们,更重要的是他不想叫赵氏身边有儿子傍身。

那大夫人一而再朝他们下手,可恶至极,偏偏孙清雅心知肚明,却是无能为力。

“这还叫无事?”莫颜万分不解。那大夫就是把脉几下,就说无事,要是无事能昏睡不起?

“七少爷好端端怎么不醒来?”

“郎中说不是旧病复发。”

“是不是中邪了啊?”院子里的声音越来越嘈杂。

孙清雅是听出味儿了。不由得冷笑一声,果真是如此……

“那些人端的可恶,小姐,我出去找他们理论。”莫颜挽着袖子就要出去。那些人的话语声落在她耳中,顿时怒火中烧。

七少爷虽然年幼,可是极为乖巧,好端端在屋子里,怎么会中邪?

“不用理会他们,一会就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了,要是有人敢抢走我弟弟,我一定千倍万倍的讨要回来。”孙清雅说的话叫赵氏止住哭声。

“雅儿,你说什么?”她脸上带着泪痕。不可置信的看着女儿,刚才女儿说的那话,可是她千般万般不愿意发生的事情,凯儿自出生起,就是养在她身边,能抢走凯儿抚养权的,除了大夫人,就是老太太。

“你不要吓我,我……”赵氏说着又开始抹泪。女儿说的这话,多半就要成为真实,可是她一点法子也没有。

“要不要我去求三少爷,求他把老爷请来?”莫颜出主意道。

赵氏眼睛一亮,看着孙清雅,“这个或许是办法,雅儿,你看?”女儿宛然成为她的主心骨。

“没用。”孙清雅摇头。“三少爷肯定连父亲的面都见不到。”剩余的话,她却是不想多说,那人安排了今日这行动,怎么可能给她们翻盘的机会,只是要是换一般的小姐,他们可能就随便被人捏扁揉圆。

孙清雅是什么人?

怎么会想不到要发生的事情,她自然会想办法对付那暗中之人,但是绝对不是现在,他们要是真的想抢走孙凯,她不但不能阻拦。还的声明大义的叫人把自己至亲的弟弟带走。

到时候她只能用别的法子把弟弟讨要回来,或是叫那人自己送回来。正思忖之间,先前带着大夫离去的那丫头又领了一个人进来。

一身道袍,手拿拂尘。

孙清雅垂下头,不叫人看见她面上的冷笑,果然叫她猜中,那暗中谋划之人便是一惊按捺不住。

崔氏站在向氏身后,给她轻轻捏着肩膀。

“大夫人放心便是,老夫人最是疼孙儿。不会放任不管。那贱婢既然不会带孩子,老夫人自然会有安排。”

“还是你想的周到,啧啧,都生了两个了。居然还学不会带孩子。这可是孙家的骨血。一个个都是老夫人心尖尖上的肉。怎么能许做姨娘的不好好带?”向氏闭目享受着崔氏的服侍,嘴里一声声发着惋惜的惊叹。

“是四姨娘自己没能耐。可不是大夫人不容她。自己没福气罢了。”崔氏声音柔柔的,面上含着人畜无害的淡笑。

向氏满意的点头,“三妹妹你说的不错。最近你把老爷服侍的也很好,我瞧着他最近的气色很是不错。”

“还是沾了夫人的福气。”被大夫人夸奖,崔氏一点也不居功。

向氏从手上把那只碧绿的镯子褪了下来,“最近你也没添置什么好首饰,这是我新得的翡翠镯子,这可是好翡,你好好收了,以后给亦花。也是不错。”向氏的首饰,无一不是精品,她从手腕上褪下这一只镯子那是花了极大的价钱才买到的,现在给了崔氏,她的眼睛竟是眨也不眨一下。

崔氏连忙接过镯子,小心的收了,“多谢夫人。”

向氏随意的摆摆手,“你只管尽心尽力的照顾老爷,”崔氏这两年越发的乖巧。向氏看重她的一个原因,就是她没儿子。

大姨娘白氏是她的嫡亲表妹,居然勾引了老爷,还生了儿子。被她视为眼中钉,那四姨娘赵氏,居然也是生了儿子,她那般小心,还是叫老爷得了两个庶出儿子。

这叫向氏如何不暗恨这二人?

今日这一出就是崔氏的主意。七少爷本身就是体弱,留在赵氏身边也不知晓养的活养不活。

老夫人常年吃斋念佛,乃是福泽深厚之人。有老夫人庇护七少爷,那可就真真是邪魔不侵了。

这二人在房中说话,不时有丫鬟进来禀报四姨娘院子里的进展。

“道长,快瞧瞧,我家少爷这是怎么了?”领着道士进来的丫头一脸的急切,那道士几乎是根本就看不见屋中除了七少爷之外的任何人。

不一会,那道士开始念念有词,孙清雅的头垂着更是低了、这道士念的是:“我说你有鬼你就有鬼……”

只是语速太快,估计除了孙清雅之外,没有一个人能听的清楚。

好你个大夫人,孙清雅的脸上冷笑渐盛。

道士念的经文已经到了高潮,“出来,邪魔妖怪,出来,”口中连连呼喝,手里拂尘乱甩。惹的没有一个人敢靠近道士和孙凯丹三尺之内。

孙清雅却是瞧见那道

《缘到来,却不是你》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花非花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莫颜,向氏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花非花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缘到来,却不是你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莫颜,向氏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