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思君此何极》思君黄昏 YD 思君此何极精彩阅读

更新时间:2020-02-09 07:05:20

《思君此何极》思君黄昏 YD 思君此何极精彩阅读 连载中

《思君此何极》

来源:作者:万物有戒分类:婚恋主角:苏夕,苏母

火爆新书《思君此何极》是万物有戒所创作的一本婚恋风格的小说,主角苏夕,苏母,书中主要讲述了: “你是想自己杀了他,还是要我帮你杀了他?” …… “怎么?不敢开枪?” …… “懦弱!你还是不够恨他!” …… “砰——” ……...展开

《思君此何极》免费试读

“你是想自己杀了他,还是要我帮你杀了他?”

……

“怎么?不敢开枪?”

……

“懦弱!你还是不够恨他!”

……

“砰——”

……

苏夕猛地从床上坐起来,额头上的汗珠细细密密布了一层。

她的手心已然湿了一大片,颤抖着放在眼前。

她又做梦了。

梦中,她杀了人。

不……

是他,是他教她杀了人。

那个男人握着她的手,教她扣动扳机,崩了那个人的脑袋。

皮开肉绽,鲜血如注。

……

苏夕紧紧的抱住自己。

为什么总是梦到他?为什么他总是阴魂不散?

她睁开眼,是男人嘲讽她懦弱的声音,闭上眼,依旧是男人如鬼魅般幽冷暗黑的背影。

苏夕在黑暗中奔到梳妆台前,颤抖着手打开最底下的暗格,拿出那把藏了四年之久的手枪。

她握着枪,仿佛还能闻到鲜血腥臭的味道,那一夜的无助、恐惧,仿佛在这一刻又窜上了心头。

如果不是那个男人,她也许早就命丧绑匪枪下。

如果不是那个男人,她也许还是苏夕,而不是如现在这般日夜做着噩梦的杀人犯。

她说不出来心里的感觉。

既感谢着他的救命之恩,又厌弃他握着她的手杀了人。

苏夕枯坐在梳妆台前,纤弱的手指无意识般细细的描绘着枪支的形状,然而帘外却突然火光冲天,她奔出去时,听到有人正声嘶力竭的喊——

“不好了,着火了!”

“别救了,有人浇了油!”

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母亲抱着小妹拼尽全力从冲天火光中跑出来,这一瞬间,她突然便想明白了——

如果让她抓到放火的人……

她定不会做他口中的懦弱鬼。

她定要一枪崩了纵火之人的脑袋!

就用那个男人留给她的手枪!

……

苏夕没想到乔家会如此丧心病狂,就因她不想嫁给那地头蛇乔二为妻,乔家便一把火烧了苏宅。

苏家在镇上虽不算什么高门大户,可终究是百年基业,竟随着一场火化为了灰烬,连带着宠爱她的父亲,活泼的姊妹,一并随风而去。

只余母亲一人,还有一具母亲拼死抱出来的,小妹苏幕的尸身。

此刻,她坐在咔嚓咔嚓响个不停的头等车厢里,身边是消瘦神伤睡意沉沉的母亲,母女俩遵从父亲的遗嘱北上,去找十八年前指腹为婚的容家完婚。

此一去,怕是再难回来。

她看着窗外圆溜溜的日头渐渐落下,火车鸣了一声,停下来,先下后上。

同苏夕一起上车的两位太太到了站,与她笑笑下了车,须臾,火车缓缓发动。

她以为对面不会有乘客了,就在她准备闭上眼睛眯一眯时,面前却立了个男人,那人人高马大的,穿着暖和的羊毛大衣,顷刻间便笼下一层黑影。

男人正背对着她放行李,肩宽腿长的,背影又挺括笔直,因刚上来,身上还夹着风雪的冷意。

然后,他坐在了苏夕对面,车厢逼仄,男人腿长得很,坐在来便碰到了苏夕的小腿。

“抱歉。”

男人低声说了一句,音色清冷。

“没关系。”苏夕往后收了收自己的脚尖,垂头细语。

男人也没回应,抬起手压了压宽大的帽檐,再未抬起头来。

车子有条不紊的行进着,苏母林馥阳靠在窗边小憩。

没多久,车子里开始骚动起来,苏夕抬起头,就看到车厢门口站了三个男人,粗粗壮壮的,长相凶狠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,且这几人的手里均握着枪。

苏夕脸色白了白,手指紧紧的扣在一起,强自镇定着。

“值钱的都给老子交出来!”为首之人气势很盛,满脸胡茬,长相凶狠。话毕,手中枪起,指向最近的乘客。

苏夕只见那乘客立刻哆嗦着手,脱了手腕上的玉镯递上去。

那三个劫匪一路索财,所过之处,无一反抗,为了保命都尽数缴了钱财。

头等车厢,都是有钱之人。苏母早就惊醒过来,她攥着苏夕的手,小声安慰着女儿,可冰冷的手指还是泄露了内心的恐惧。

苏夕哪里见过这等世面?她心里害怕极了,然而她再清楚不过,她现在是母亲的支柱,是绝计不能表现出一点点害怕的。

可她娘俩身上没钱,苏夕手腕上倒是戴着个小时候父亲送的银镯子,但这么多年了,又是父亲留下来的唯一念想,不想就这样给了那劫匪。

苏家被烧,人都没能救得出来,何况钱票?本以为头等车厢再安全不过,才同朋友借了点钱买了头等车,可如此乱世,哪里又能是绝对安全的?

苏夕紧紧的抿着唇,慌乱之际劫匪已经站在了她面前,阴狠的目光正盯着她对面的男人。

那男人抱着手臂假寐,纹丝未动,坐的稳当极了。

劫匪冷哼了一声,黑洞洞的枪口对上男人的太阳穴,“把值钱的都给老子交出来。”

男人闻言,眼都没睁,只是放开抱起的手臂,活动了一下手腕,接着,骨骼秀美的手指便放到了桌子上。

苏夕清清楚楚的看到男人的无名指上纹了一个别致的图案。

还未待记住样式,劫匪却已收了枪,连忙赔起了不是——

“梵爷,对不起,扰了您的清净。”

男人什么都没说,收回手,假寐。

劫匪松了一口气,往后退了几步,枪管又指在了苏夕的小脑袋上,压低了声音,但狠厉不减,“你的,值钱的都交出来。”

她抬起乌黑的大眼睛,抿着失去血色的唇,放在餐桌下的右手忽然摸到短袄里藏着的贴身小刀。

那是她平日里为对付乔二而藏的。

短暂的思考后,她迅速握住了刀柄,冷汗湿了一手。

不知道是不是她太心虚,握住刀柄的那一瞬,对面的男人忽然抬起头,她终于看到了他的轮廓。

眉毛狭长,又格外的英气,眉骨有些高,更显得眼眶深邃,一双眸子竟是深不见底的黑,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似的。

她看到男人眉尾处轻挑,苏夕缓过神,苏母哭喊着求劫匪别动手,又哆哆嗦嗦的卸着耳朵上一对不值钱的耳坠,好几下都没拿下来。

苏夕看着母亲颤抖的双手,顷刻间,一个大胆的想法蹦入了她的脑中。

听说与她指腹为婚的容家权大势大,未来的公公容靖安乃是北地赫赫有名的督军,是当前南北割据局势中,风头最盛的军阀。

如果抛出容家的名号是不是……

想到这里,她的眼睛一亮,可是片刻后又暗了下来。

因为她没有什么能证明的物件,若是劫匪不信该如何?

再说远水是解不了近渴的,苏夕瞬间打消了念头。

踌躇间,苏母递上了摘下来的耳坠子,劫匪嗤了一声,这种不值钱的货哪里看得上?

劫匪将耳坠子扔回苏母的手中,黑洞洞的枪管用力的戳了一下苏夕的脑袋,目光扫到她的手腕,“你的镯子摘下来给我看看!”

苏夕下意识的按住,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猛地抬手抓住枪,套着明晃晃银镯子的手腕一转,手指指向了对面的男人,字字清晰又冷静,又带着些微的愠怒:“他是我的夫君,难道你看不出来吗?”

劫匪一听,下意识的看了男人一眼,见对方一句话都没说。

思索良久...终究还是收了枪。

宁可少收一分钱,小命却冒不得一丝风险。

劫匪讪讪的对着男人的方向笑笑——

“梵爷,小的不清楚,叨扰,叨扰!”

一直到劫匪搜完了整节车厢,苏夕才松了一口气。

苏母那只拉着她的手也渐渐温热起来,几次去看对面的男人,可对方埋着脸,看不清楚长相。

苏夕缓了一口气,她此时此刻才觉得难为情起来,平白不顾的,却借了人家太太的名讳,而自己也是一个婚约在身的。

“梵爷……”

苏夕轻轻柔柔的声音,像是江南小城吹奏的曲儿,缓缓传到男人的耳边。

他似乎被扰了清净,敛着眉心,毫无温度的扫了一眼苏夕。

小姑娘鸡蛋清般嫩滑的脸洒了层晚霞,红润可口,他不耐的应了一声,嗓音低沉,“有事?”

“刚刚……谢谢。”

苏夕低声道谢,为他没有对劫匪解释一句,他并不是她的夫君。

男人冷笑了一声,意味深长的扫了眼她方才握着刀的手,压低了帽檐,一句话,冰冷无情——

“是你自己倒贴上来的,我没有想救你。”

倒贴?

闻言,苏夕张了张嘴,一脸错愕。

苏母见状拉了她一把,又对男人感恩戴德,“梵爷,小女不懂事,您大人大量别同她计较。”

至此,梵爷再没回应过一句,苏母对苏夕摇摇头,便一路无言。

好在剩下的几个小时还算稳当。

翌日,日头一破空,火车便到了终点站——北地锦城。

苏夕趴在车上睡着了,她起来捏了捏压麻的手,见对面的座位空了,她扭过头,男人已经提着行李步履匆匆的下了车。

苏夕收回目光,也帮着母亲拿着包下了车。

虽是早六点多,却已是人声鼎沸。

容家派来接两母女的车就停在车站门口,两人刚出来,一个穿着贵气的中年男子便上前问道:“可是苏夫人与苏小姐?”

苏母点点头,“容亲家派来接我们的?”

中年男子点头,立刻引着二人到汽车前,“苏夫人叫我福管家便好,我们督军等候多时了。”

苏夕垂着头上了汽车。

她是第一次坐这种洋货,心里新奇极了,面上却镇定万分。

想着,万万不可叫人瞧不起。

不到两刻钟左右,汽车停在了一座三层洋房前,福管家低声说了一句到了,体贴的打开了车门。

苏夕站在偌大的洋房面前,左手搀着苏母,心里忽然涌起一阵难过。

听说那未婚夫是留过洋的,必然是个见过世面的人,要是见到她不喜欢该怎么办?

锦城虽然繁华,可她又该和母亲何去

《思君此何极》精彩评论:

的确是人道的天堂。“选择权越多社会越进步”,这句话才是《思君此何极》想要阐述的主旨。 想混吃等死的混吃等死,最后祈求神灵庇佑灵魂;自强的修炼至三阶就可以练出灵魂,肉体用克隆技术来延长以此长生;再就是励志超脱天地玄黄外则可以进入道门由三清祖师庇佑修炼;还有一种眷恋人世的有后土大神开通六道轮回不断转生积累宿慧。主世界以科技和玄术并驾齐驱,实现无量功德笼罩,从各个次元世界获得遗失的知识充实自身,迈入黄金时代,焕发万丈光芒照耀无边世界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