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一品县令》一品县令完本了吗 帝王攻 一品县令年下攻

更新时间:2020-05-19 14:06:28

《一品县令》一品县令完本了吗 帝王攻 一品县令年下攻 连载中

《一品县令》

来源:阅文集团作者:隔山打牛分类:历史主角:李元,李元宏

隔山打牛新书《一品县令》由隔山打牛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,主角李元,李元宏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有了60两银子,李元宏和庄师爷从客栈搬了出来,租了青田胡同的一处小宅子,又买了一些二手家具,60两银子还没暖热,就只剩下1两多了。...展开

《一品县令》免费试读

有了60两银子,李元宏和庄师爷从客栈搬了出来,租了青田胡同的一处小宅子,又买了一些二手家具,60两银子还没暖热,就只剩下1两多了。

虽然青田胡同比较窄小,但却住着很多各衙门里当差的杂役和衙役,还有一些败落的旗人也住在这里,所以青田胡同倒是很适合李元宏的身份。

刚搬家第一天就下雪了,二人兴趣盎然的准备出外赏雪景,哪知刚走到胡同口,就愣住了。

只见青田胡同口,沿着矮墙蹲着二十几个人,大部分是女人和孩子,还有年迈老人,个个穿着跟渔网差不多的破衣烂衫,腰间勒根草绳,浑身上下都被冰雪包裹着,冻得一脑袋的冰渣子,跟水晶灯似的。

看来是因为青田胡同不通风,比外界暖和一些,所以这些无家可归的乞丐都到这里避雪了。

李元宏边走边看,当看到一个浑身冰雪的女人抱着孩子低声抽泣的时候,李元宏再也看不下去了,一把拉过庄师爷说道:“你快回去烧些热水热粥,咱们救救他们。”

庄师爷知道李元宏傻劲又上来了,插口道:“咱们可没多少钱了啊,你可怜他们谁可怜咱们哪,再说了,像这样的北京城没有一万也有八千,你救得过来嘛!”

李元宏倔劲一声来,对庄师爷大声吼道:“你们没看见他们都快冻死啦!少废话,能救一个是一个。”

庄师爷无奈,赶紧回去了,李元宏从女人怀里抱起孩子说道:“先跟我回去避避雪!”

女人感激的挣扎起来就是一揖,其他乞丐也一看见有人大发善心,也都连连作揖,都一起跟着李元宏向胡同里面走去。

刚到宅门口,隔壁邻居家的门忽然打开了,从里面走出一个大胡子,见到李元宏带着一群乞丐回来,脸色一板,大声吼道:“你干嘛领着乞丐进胡同?”

李元宏就纳闷了,心道:我领什么人进来关你屁事。口中说道:“这是我的宅子,他们快冻死了,到我家避雪。”

大胡子像看怪物一样上下打量李元宏,嘴里不干不净道:“你***吃饱撑的,你把这群乞丐领进来,胡同里还安生得了?到时候谁家少了财物你赔的起吗?你***快给我赶他们出去,再罗嗦,小心爷儿抽你!”说着就气势汹汹的走上来推桑那女人。

李元宏一看就来火了,劈手将他的胳膊推到一边,大胡子没想到李元宏气力这么大,被生生推的一个踉跄,指着李元宏的鼻子骂道:“你***找死是不?好,爷们今天就废了你。”说着就冲着胡同里一声大叫:“赖三、狗四、肚皮龙,你们都给我出来,有人在咱地界找茬了!”

随着一声喊,附近七八个房门打开,冲出十来个手拿棍棒的男人,气势汹汹的将李元宏围了起来。

大胡子指着李元宏一声大叫:“给我打这个王八羔子。”拿过一个棍子向李元宏抡了过去。

李元宏反应比他快,一个闪身膝盖一顶,正中对方小腹,顺手就夺过了棒子。

其他人见到大胡子吃亏了,一拥而上棍棒乱舞,可怜李元宏虽然力气大,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,顿时只有招架的功夫没有还手的余地了。

这时庄师爷听见打叫声,赶忙冲出门来,一看见这阵仗就傻眼了,心道这李元宏还真有本事,惹事的功夫一流,一刻钟没见就能招来这么多人揍他,一般人想做到还真不容易。

那些人个个手拿水火棒,一看就是在衙门里当差的,庄师爷见此连忙喊道:“住手住手!你们是哪个衙门的?我们也是衙门里的,大家自己人啊!”

听到这么一声,对方倒是停下手来,为首那大胡子棒子举在空中,瞪着李元宏道:“你是哪个衙门的?”

“他是户部的,现。。。现任户部经承!”经承连个未如流的官都不是,说的不好听就是个打杂的,地位相当于现代打扫厕所的大婶,庄师爷都不好意思说出口。

“***!我当是什么大官呢!原来是个小经承,也敢跳出来跟爷儿们叫板,给我打!”大胡子又抡下棍子。

现在就体现出官小了,李元宏此时哪怕是个九品的芝麻官,恐怕也能落初文学作用,庄师爷心里那个气啊,急得张口叫道:“住手!还有我呢!”

大胡子刚举起棍子,又停住了,不耐烦的叫道:“你又是哪个衙门里的?”

“我是他的师爷!”

大胡子都气乐了,“今天这事儿邪性了,打杂的也能配个师爷,赶明儿咱也养俩师爷玩玩,比养狗划算,***敢耍老子,给我连他一块打。”

庄师爷引火烧身,一见棍棒也向他打来,吓得赶紧就准备跑。

正在这时,忽见胡同里一个长须花发的老头向这边走来,身穿兰灰色实地纱褂,里面套着褐色灯芯绒棉袄,一条墨黑色雕花袋束在腰间,只微微露出米黄色缨络,一看那走路四平八稳的气势,就知道是一个当官的。

病急乱投一,庄师爷一下看到救星,二话不说冲上去拉起老头的衣袖,转头对那群衙役喊道:“这是我的堂兄,他可是大官!你们还不赶快住手!”

庄师爷一边说一边揪那老头的衣服,示意他帮自己的忙,将这场戏演下去,只要暂时骗过这帮人就行了。

那老头猛一惊异下,一看前面的形势,很快就反应过来,向着庄师爷笑了笑,十分配合的端端站在当场,用眼睛慢慢扫过众人,凌厉的眼神像足了一个大官。

这下起作用了,所有的水火棒都放了下来,大胡子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个老头,心里一凌,一看他的气度就知道不是一般人,口气立即有些缓和,探问道:“不知大人是哪个衙门的?”

庄师爷暂时松了口气,一边向李元宏使眼色让他快逃,一边随口胡编道:“我这位堂兄专管稽盗乱匪的,你们敢当着他的面乱打人,等着倒霉吧!还不快快退下!——他就是现今的刑部主事!”

谁知这话一说,对方十几个人忽然同时哈哈大笑起来,大胡子笑得差点背过气去,指着庄师爷说道:“哈哈哈哈,你这老小子骗人也不看看对象,我们都是刑部衙门的衙役!哈哈哈,哪里蹦出个刑部主事,敢帮着他们骗我们,给我一起打!”

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,庄师爷心里那个气啊,自己编什么不好,偏偏要编个刑部主事来,刚一出口就被他们揭穿了,还能怎么办!跑呗!

哪里还跑得掉啊!庄师爷和那老头很快就被围住了,不过看在他们年龄大的份上,倒是没拿棍子打,庄师爷吃了几拳头。而那老者却狼狈了,那些人见老者身上的衣服好,三两下就将他外面的纱褂强行剥了下来,还一边骂着:“***,让你骗人,剥光你的龟壳。”

老头气的直吹胡子,一边挣扎一边喊道:“成何体统!你们这是成何体统!快快住手!”

“***扒光你这老不死的,我***就是这体统!嘿嘿,这衣服不错,可以当个二两银子!”几个人嘻笑着又将老者的棉袄扒了下来,露出里面衬衣。

这时,从老头被扒下的棉袄里掉出一样东西,金光灿灿的煞是抢眼,一个衙役眼明手快的抢了过来,咬了一下,大叫道:“是金的,咱们发财了,这老小子真有钱,拿金子铸了个印!”

其他衙役一听见有金子,也不管李元宏和庄师爷了,都围了过来,一个诧异道:“是个印,上面还有字呢!我不识字,你***给我念念!”

“大清户部尚书关防!”

“啊!”

众衙役都惊呆了,目光慢慢移向被扒的只剩下一件单薄衬衣的那个老头,后者早已被气的脸色铁青,原本一丝不乱的长辫散乱的披在肩上,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,难道他就是当今的户部尚书、领军机大臣、内阁大学士——祁隽藻?

不错,那个老头就是祁隽藻,他上午见过皇上,中午就命人查那本奏册的经手人,查来查去,查到就是最近才进户部的,林则徐推荐的那个陕西今科解元——李元宏。

因为此事事关重大,又牵扯着直隶布政司**案,所以祁隽藻不敢在户部叫李元宏问话,而是命人打听到李元宏的住址,傍晚时分,亲自前来找李元宏了。

祁隽藻真是倒霉催的,一来就莫明其妙的卷进这么一出,悲惨的被一班刑部的衙役扒了精光,也幸亏他体质好,不然此时早就被冻晕了。

祁隽藻现年五十多岁了,坐了二十年的官,哪里受过这般羞辱,一把抢过金印,对这一群发呆的衙役大声吼道:“我。。。我***就是户部尚书——祁隽藻。”这样的粗话从一个道学大家、内阁大学士嘴里出来,别提有多别扭了。不过也由此看出祁隽藻实在是被气糊涂了。

“丢”的一声,十几个衙役立即消失不见了,只有地上留下的几只晃动的靴子表明他们曾经在这里出现过。

《一品县令》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隔山打牛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李元,李元宏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隔山打牛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一品县令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李元,李元宏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