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一品特工祸妃》邪王独宠一品特工王妃 第8章 女扮男装 一品特工祸妃架空小说

《一品特工祸妃》邪王独宠一品特工王妃 第8章 女扮男装 一品特工祸妃架空小说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00:07:36编辑:百小白来源:阅文集团小说作者:何云娟 状态:已完结

《一品特工祸妃》为何云娟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云无暇用过早饭,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 月洛拿了一本书,到院子里的秋千上坐下,淡淡地问莺儿:“九王爷一直都是现在这个样子吗?” “不

《一品特工祸妃》 免费试读


云无暇用过早饭,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月洛拿了一本书,到院子里的秋千上坐下,淡淡地问莺儿:“九王爷一直都是现在这个样子吗?”

“不,九王爷幼时很聪明伶俐,五岁时就能吟诗作赋,七岁时就能开弓引箭,是先皇最喜爱的皇子。”

“先皇后只生养了九王爷一人,在他满周岁的时候,就被册封为太子。可是,九王爷八岁那年,先皇后病逝,九王爷伤心过度一病不起,后来虽然活过来了,却心智受损,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。”

月洛心中一凛,如果莺儿所说是真的,这个九王爷也太可怜了,一夕之间,母后没有了,皇位也没有了。

可若是其中另有乾坤呢?看惯了宫廷中残酷斗争的戏码,月洛只要淡淡一想,便能列举出若干个阴谋诡计。

“当今皇上对他如何?”

“皇上和九王爷的感情一直深厚。”

那就是暂时没有危险,月洛的心稍安,放在膝上的手,下意识地抚向额头,苦笑一下。

那日,皇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,无人知道,但绝不是传言中那么简单。一个相府千金,居然撞柱身亡,若不是他人所为,便是遭遇了活不下去的变故。

月洛有些头疼,咬着嘴唇,隐隐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某种算计中。

“莺儿,我想出去走走。”知己知彼,方能百战不殆,她若是连这个世界长什么样都不知道,以后还怎么立足?

最好的办法便是女扮男装,去集市上最热闹的地方走走。

午时,一个风度翩翩的白衣男子带着一清俊书童,出现在京城最繁华的街道上。

书童有些胆怯,在男子身后亦步亦趋,小声地叮嘱他:“公子,我们还是回府吧,此处龙蛇混杂,恐有危险。”

“天子脚下,有何危险?小银你胆子小,自己先回。”月洛抛下一句,快步向前面人多的地方走去。

“公子——”莺儿哪敢独自回府,只得咬咬牙,紧紧跟上。

前面,却是几个江湖游客在卖杂耍,观看的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。月洛挤不进去,眼珠一转,从旁边的小摊上借来一个凳子,登高一看,不由拍手惊呼。

一个紫衣女子手持宝剑,旁边一人端着银盆,正朝她洒水。

水珠近,紫衣女子的宝剑飞舞,竟将点点水珠隔在外面,半点也近不得身。

更为奇特和壮观的是,那些水珠齐齐飞向空中,居然凝结成花,再瞬间开放,映着明艳的阳光,五彩斑斓,如同烟花绽放,美轮美奂。

“好!好!”围观的群众连声喝彩,掌声不断。

正在此时,远处突然有马蹄声响起,越来越近的声响,踏在人的心上,在众人还来不及散开之时,一队人马已到了近前。

“小姐,我们快走!是守卫京城的护卫队来了!”莺儿一急,张口就叫小姐。

“别急,看看他们要干什么。”

当先的一人手持长剑,命令众人:“将他们全数拿下,竟敢在天子脚下耍刀舞剑,是想谋反吗?”

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下来,紫衣女子一行人自然不服,全都拔出宝剑,与他们对峙起来。

空气,变得异常的紧张,老百姓纷纷逃离,站在凳子上的月洛,就变得格外的显眼。

“小姐,我们快走吧!”莺儿紧张至极,连声央求。

说话间,双方的人马已经战在了一起,几招下来,紫衣女子渐落下风,她突然‘唿’的一声长啸,身子往后一退,就逃开了侍卫的攻击。

卖艺人得了她的暗号,也纷纷效仿,转眼间,所有的人都退出了侍卫的包围圈,向四面八方逃散。

“追!”一声号令,侍卫们迅速分成几组,尾随而去。

《一品特工祸妃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何云娟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才敢,赖得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何云娟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一品特工祸妃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才敢,赖得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一品特工祸妃

作者:何云娟类型:架空状态:已完结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何云娟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才敢,赖得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何云娟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一品特工祸妃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才敢,赖得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