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物种分裂》跨物种相亲 DAY 6 外出求救 物种分裂主角是安安,顾萧的小说

《物种分裂》跨物种相亲 DAY 6 外出求救 物种分裂主角是安安,顾萧的小说

发布时间:2020-05-23 07:05:28编辑:百小白来源:阅文集团小说作者:好大一坨狐狸 状态:已完结

火爆新书《物种分裂》是好大一坨狐狸所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,主角安安,顾萧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我第一反应是紧紧拉住弟弟的手。 我感觉我的身体绷得紧紧的,死死盯着“妈妈”手中的那朵花——这就是那个药片的原料?家里养过的盆栽居

物种分裂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物种分裂》在线阅读

《物种分裂》 免费试读


我第一反应是紧紧拉住弟弟的手。

我感觉我的身体绷得紧紧的,死死盯着“妈妈”手中的那朵花——这就是那个药片的原料?家里养过的盆栽居然会是那个药片的原料?!他们发现那个药的异常了吗?我们会被怎么样??……等等弟弟不是说家里的盆栽不是说都扔了吗?她是怎么拿到的?

弟弟先开口了:“‘妈’,你不是不养盆栽了吗?”

“妈妈”看着我们,笑容渐渐褪去:“我不养盆栽,是因为我以为它们没有用。”她看着手中的花,嘀嘀咕咕地说:“原来是有用的,看来‘她’不傻嘛。”

我死死抿着嘴,我知道她在说妈妈,她有什么资格说妈妈!!强占了妈妈身体的土匪!!但是我现在必须先忍耐,于是我掩下目光没有说什么。

这时候,“爸爸”也发话了:“糯糯,洛洛,你们告诉我,这是什么花?”

我和弟弟对视一眼。这是妈妈最喜欢的花的一种,IxorachinensisLam.,中文名龙船花,株形美观,开花密集,是缅甸的国花。因为龙船花需要充足的光照且喜湿怕干,妈妈把它放在了阳台阳光最充沛的一个角落,每天定时给它浇水,每个月定期给它施肥,就像宝贝一样供着,所以它开的花色也最鲜艳漂亮。

但是这花的真实身份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。我急中生智,想到了某种小学上学路上经常看到的外形相似的植物,面不改色地撒了个谎:“这……这是狗屎花。”“对,是狗屎花。”弟弟也连忙跟着附和。

爸爸看了我们一眼,掏出iPad查了查,对比了下图片,确实有几分相似。于是满意地抬头对我们说:“很好,你们真是乖孩子。没你们的事了,快去做饭吧,我饿了。”

我们逃也似的离开了那个房间。

来到厨房,弟弟一脸担忧地小声跟我说:“他们会不会发现了,咱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我看了看厨房门口,确定没有人偷听后,才小声回答:“估计就算没发现也离发现不远了。你说那花真的是原料吗?如果是,那我们就必须得把那花从‘妈妈’手里抢过来。那应该是能让爸爸妈妈回来的关键。”

“可是怎么抢?他们可能已经对我们起疑了。”弟弟发愁地皱着眉头思索。

“短时间抢不过来应该也没关系,虽然可能是药片的原料之一,但是我的那个舍友说了这个是药不多才没法儿成批发售,也就是说里面肯定还含有什么珍贵的成分没办法大量获取,他们就算拿到了那花也没用。现在只要防着真药片别被他们得到了就行了。”我仔细地分析着。幸好妈妈没有直接朝我要其他的“感冒药”,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。

“可时间一长万一他们失去耐心,对我们撕破脸怎么办?我们还是想办法早点把它拿到手比较保险。对了,你那个舍友还没联系上?”弟弟瞄了一眼门外,掩饰性地从米桶舀出米来做出淘米的样子。

我也配合地从冰箱里取出几个罐头,拿着开罐器做出开罐的动作:“没有,你还记得刚我们看的那个新闻吗?她是医学院的,她们家也是医药世家,他爸好像是院长一样的人物,我猜是不是她们家出事了……可能得这段时间风波过去了,才能联系到她了。”可是奇怪的是,为什么其他两个舍友也联系不到呢?

“那爸妈怎办?我们只能靠你舍友来救爸妈了啊。”弟弟语气有些着急了,但是为了掩饰他并没有回头看我。

“我想我们可以去找舅舅。”我终于把这个思考了很多天的办法说了出来,虽然这肯定有一定的危险性,毕竟舅舅跟我们不在同一个城市。

“咦?那爸妈呢?”弟弟吃了一惊。我知道这是很险的一步棋,我们本身所拥有的筹码就并不多。但此刻若不再赌一赌,爸***情况会更加恶化,特别是——“妈妈”竟然记住了药片的气味,今天竟然还找到了其中的一种原料。

“只能赌一赌了。‘爸爸妈妈’现在还不敢随意出门,就算出门了我们的手机也能搜索到他们手的上iWatch进行GPS定位。只要他们没有想到脱掉手表,一切都好说。我也试着给舅舅打过电话,他没有接。我们再在家里干等下去,情况只会更糟。我们必须找到一个可以信任的人进行求救。虽然现在很不放心爸爸妈妈,但这种状况单独留我们之中的某一个人在家也不太安全。”我把我想到的都分析给他听,弟弟沉默了几分钟后,终于凝重地点点头:“好吧。我们赌一赌,希望‘爸妈’不要乱跑。那咱们什么时候出发?”

“来回要差不多两天的时间,算上我们呆一天,一共需要三天,家里应该不会出太大的岔子。越快出发越好吧,就明天,待会做好饭你就去收拾行李,我去跟‘妈妈’说,就说咱担心舅舅那边,想去看看,马上回来。顺便把‘爸爸’的车钥匙要过来。”我估摸着时间,暂时地敲定了计划。

“还要想清楚,这种情况,说不定舅舅也不会乖乖呆在家里的小诊所里……”弟弟提醒了一句,我们都沉默了。

“如果他不在,”我想了想,犹豫地说,“那咱们就回来吧,呆太长时间,‘爸爸妈妈’这个情况实在不安全。至少我们不能把他们弄丢。”

“好。”弟弟点头。我们继续各怀心思地做起饭来。

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。饭后我要到了车钥匙,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告别“爸爸妈妈”跟弟弟出门去了。我们在家里给他们留了很好处理的一些食物和必备的物资,自己就带了三天份的食物。为了以防万一,出门前我还把家里的防盗门反锁了。

很长时间没出家门,外面似乎荒凉了很多,大街上都不怎么能见到人了。我在小区的车库里找到爸爸的车,正式准备出发。

“咦?门口的保安亭怎么都没有人了?……”车快开出小区时,弟弟坐在副驾驶上面发出疑问。

“不知道……现在这种情况,说不定罢工了吧。”我没怎么在意,路上的车变少了,就更好开了,这样说不定用半天就能到舅舅那里了。

可开到高速公路入口,也没有见到给卡的工作人员。入口处的拦车器也被人砸坏了。

我有一点不安,停在那里等了一会也没见人过来受理,于是就犹犹豫豫地开过去了。时间紧急,等到收费处那里再跟工作人员解释一下吧!

可几小时后,等我好不容易开到收费站,那里也并没有一个值班人员,拦车器也同样被人砸断了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事?……”我喃喃地问道。弟弟在长时间的坐车过程中已经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,我虽然有些不安,但也不敢多想,快速通过收费站后,朝舅舅家的方向开过去。

很快四周的景色就逐渐熟悉起来,我拐了几个弯,远远地便看到舅舅家诊所门前那个高高的小钟楼了。

舅舅家就在他开的私人小诊所的楼上。我开到小诊所门前,发现门并没有开,于是鸣了几下喇叭,同时按下车窗朝楼上大声喊道:“舅舅,我是糯糯,我跟弟弟来找你来了,快开门呀。”

弟弟醒了,他揉了揉眼睛坐直了身子,沙哑着嗓子说:“到了?还挺快的……舅舅真没开门?”

“嗯,没开门,你下车去摁下门铃看看。我打喇叭他也不理,是不是以为是别人家的?我叫声太小估计他也听不见。”我给车解了锁,弟弟“刺溜”一下蹿下了车,跑到门前摁了好几下门铃。

可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就当我们失望到快要放弃的时候,二楼的一个小窗户开了,舅舅的头慢慢朝外探了出来。弟弟眼尖先看到了,一下乐了,开始更大力地敲门、摁门铃,嘴上还大声嚷着:“坏舅舅,这么迟还不开门,还以为你不在呢!”

“哎哎哎别敲了,我知道了,现在就下去给你们开门。你们小声点儿,这地方现在可经不起你们折腾啊。”舅舅有点着急地冲弟弟喊着,缩回头去“嘭”地一声关了窗户。

弟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回过头对我悻悻地吐了一下舌头。我给了他一个白眼,拔出车钥匙提上行李下车锁门。

《物种分裂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好大一坨狐狸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安安,顾萧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好大一坨狐狸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物种分裂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安安,顾萧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物种分裂

作者:好大一坨狐狸类型:悬疑灵异状态:连载中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好大一坨狐狸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安安,顾萧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好大一坨狐狸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物种分裂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安安,顾萧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