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恐怖的凶杀现场》超恐怖的凶杀现场图 第十七章 生擒律师 恐怖的凶杀现场冰山攻

《恐怖的凶杀现场》超恐怖的凶杀现场图 第十七章 生擒律师 恐怖的凶杀现场冰山攻

发布时间:2020-06-06 14:05:02编辑:百小白来源:长沙掌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小说作者:盖聂 状态:已完结

《恐怖的凶杀现场》是盖聂写的一本都市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恐怖的凶杀现场》精彩章节节选:我实打实的砸在地上,胸口一闷,一口血水终于忍不住,“噗”一下喷出来,血水散开,若隐若现的看到一个疙瘩安静的躺在地上。老子的牙。他一

《恐怖的凶杀现场》 免费试读


我实打实的砸在地上,胸口一闷,一口血水终于忍不住,“噗”一下喷出来,血水散开,若隐若现的看到一个疙瘩安静的躺在地上。

老子的牙。

他一巴掌扇空,“轰”的一声砸到一旁塑料水管,只听“哗”的一声,水流喷涌而出,水压之大,打在身上一打一个红点。

他触不及防,被自来水喷了一脸,挥舞着手臂退开几步。

我也得到了片刻喘息,借机一下爬回来,远远的扶着墙站起来。

水管里的水继续喷洒而出,我们就隔着水帘,两厢对望着。

他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很警惕的状态,仅仅是一招半,专业而强悍。

拳、叫、肘、膝,身上的每一块肉他都能全面施展,灵活得来又强悍如斯,攻守兼备、长短适宜,完全操纵着整个战场的局势,短短的几秒钟,就能以碾压性的实力将我击溃。

如此专业的打法,他绝对不是一般的自由搏击爱好者这么简单。

短暂的对峙之后,忽然,他右脚一提,身前顷刻前倾,身体所有机能完全调动起来,恍若一个捕食的猎豹,一下便要冲过来。

我一下从腰后掏出枪,右手提枪,左手托住,迅速提到眼睛前方,右手食指一下扣住扳机,朝着他大吼一声。

“不许动!”

我看到他整个愣了一下,脸部抬起,瞟了我一眼之后,很自然的回收下巴,忽然,脚下一个发力,整个人便“嗖”一下,朝我冲了过来。

我愣了一下,操起枪就砸过去,他仅仅一侧头,轻易避闪而过。

我顿时骂了一句娘。

操!

枪都不怕?还是他知道我的枪是假的?

法证并非警察,所以是不允许配枪的,即便是判爷,下班之后都得把枪交回去。

可是,他不可能知道我不是警察,或者我私藏枪支呢?

三秒之后便再次出现在我跟前,左勾拳、右踢腿,直接将我逼到了死角,我无法还击,只能用两前臂尽可能的抵挡,护住身上的要害。

判爷,你再不来,老子真的要去当阎王爷了。

我心里暗骂,却只能一直将头埋在臂弯里,尽可能的化解他的攻击。

真的,每一下,我都感到自己双手打在钢筋上,那种打一下,骨头就“咔咔”响的滋味,特么的,我都以为自己掉入了一个人肉翻搅机里。

而且,我发现,他右手好像不太灵活,出力也没有左手重,莫非,他是左撇子?

不过,我知道我不会死的,因为,我能听到四周都有脚步声。

我相信,即便不是我的援兵,却绝对是他的敌人,否则,他刚刚不会逃窜回来。

就在我被他逼到墙角,任他虐的时候。

“嘭”的一声,枪声响起,一下射到我身边的金属上,火花四溅,流弹的碎片一下刺进我肩膀。

我只觉肩膀一阵剧痛,整个耷拉下去。

但我还是心怀感激,因为子弹就嵌在距离我不到一公分的钢板上。

枪声响起,我跟他都本能的抱头逃窜,他显然比我幸运,流弹只是轻轻地从耳边刮过,一点点皮外伤而已,甚至连疤都不会留。

枪声仅是一下,他顿时放弃跟我搏斗,抱着头就想跑。

我来不及多想,他跑,我便追。

我一下扑上去,从身后环住他的胳膊,死死的抱住他。

他一下顿住,身体开始左甩右扭的,企图将我甩开。

但是,我就是死死的禁锢住他,因为我已经看到从巷子另一头飞速奔跑过来的判爷。

“阎王……”

坚持住!

我告诉自己。

然后,他显然是发怒了,一下捉住我的双手,奋力转身,将我整个甩飞起来~

不放,我就是不放……

即便,双脚已经离地。

我们两个一同转了个身,脸对着巷子的另一边,可是,我仍旧在他背上。

不远处,一个矮矮胖胖的身影飞速跑来,一边跑还一边喊。

“阎王,看我飞毛腿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只见他一下跳起,迎着对方的心口以一个旋转之姿踹过来……

我看得是瞳孔放大,呆愣了三秒。

忽然,感觉背后衣领被人一下揪住,后腰以被他反手握住,我心下一动,大叫不好。

果不其然,他双臂往外一撑,把我后衣领一提,后腰一拔,我双手“唰”一下就松开了,整个人顿时朝前踉跄的冲了出去。

然后,来不及回神,只觉胸口一疼,整个人便倒飞出去,“嘭”的一声砸在地面上。

我听着,都心疼我自己。

胸口恍如被人砸了一锤子,喉咙一阵撕裂感,咳嗽一声,吐出来的竟然是一口血。

忽然,耳边刮来一阵风,我一侧头,看见一只黑色球鞋,白色底纹,上面有一个灰色的大勾,黑色鞋里有一只灰色毛袜子,上面还露出一点红色的图案,袜子在脚踝处整个一圈都是散的,像打横的那条毛线被拔掉了。

我一下扑过去,想抱住他的脚,拖延时间,可是,他却比我还机灵,脚跟一旋,直接挪开,然后一下从我头上跃过去。

我在想,他为什么不直接给我一脚呢?

“阎王,你死了没有?”

那个刚刚把我一脚踹飞的死胖子,终于跑过来,也不去追犯人,而是假惺惺的过来问候我。

“判官,别追了,阎王快不行了。”

你才不行了,你大爷不行了,你全家都不行了。

我腹诽一句,咳嗽几声,让判爷别理我,赶紧追。

然则,判爷仅是追出去两步,便悻悻然的跑了回来。

“追毛线,整一兔子似的,走路带风啊他娘的。”

“阎王,你没事吧,要不要叫救护车?”

死胖子再次假装关切的看着我,脸上表现得很急切,可是,我很显然的看到眼角上翘,嘴角若隐若现的勾勒出一丝弧度,典型的想笑不敢笑的表情。

我忍不住白了他一眼,挤兑一句。

“局长,没事,我死不了,这次真是多亏了你,为了表示对你崇高的谢意,替我问候你全家。”

局长一张脸更像番茄似的,却只是敢怒不敢言。

特么的,眼看犯人到手,他一脚踹我心窝上不单止,还顺带把犯人给放跑了,他要是还敢凶,我就一个麻袋套他头上,直接揍一顿。

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队友。

判爷将我扶起来,狠狠的在我胸口上捶了几拳,看我疼得龇牙咧嘴,顿时把后牙槽都笑出来了。

“局长,你这飞毛腿,真是堪比小李飞刀啊,例无虚发……”

“就是刀刀中自己人……”

我仍旧怨念万分,好不容易奋战在第一线,想着多少要英勇一回吧,好了,来了个搅屎棍。

“行了,小气吧唧的,我告诉你啊,这回你真要多谢局长,如果你刚刚那种找死的姿势抱住的人是我,我一个肘后摆直接能把你的小心肝给撞碎了你信不信?”

真的的这样吗?

说实话,我不太信。

因为他如果可以这么轻易的摆脱我,为什么他不做呢?而是要那么麻烦的,把我从身后拨回来?

还有,刚刚那种危机情况,他完全可以直接从我脸上踩过去,然后飞速逃窜,判爷绝对连他的影子都看不到,可是他为什么要选择绕行,避开我呢?

难道是,他不想伤我?

我跟他很熟吗?

“坏了……”

我这时才想起老鬼来,一下从地上蹦起来,以他那个缺心眼的程度,我完全有理由相信,他现在已经被人砸晕了。

果不其然,等我捂着心口冲回去的时候,他已经捂着头,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叫唤着。

不过,我确定,他头没有穿。

砸不死你,这个小婊砸,反绑着双手,鼻子都塌了,你竟然能让人家逆袭,我还能说什么,还能说什么?

别人问起,你千万不要说我认识你啊喂~

“老鬼,你没事吧,他娘的,谁打你了?”

判爷冲过去,关切的问他。

结果,老鬼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三人,眼神茫然。

“没、没人打我,我站着站着,忽然觉得后脑一疼,然~后,你们就出现了。”

啧!

真的,我真不认识他。

兜兜转转,我们一行人七劳八伤的,最后只有判爷捉住一个。

而且,非常的巧,此人居然是那个巧舌如簧的王大律师。

我看他这次怎么巧舌如簧,估计也都是舌上生疮了吧。

我们把他带回专案组,开始了新一轮的审讯,我跟老鬼各绑了一个绷带,他是从前额缠到后脑勺,我是从头顶缠到下巴。

绷带还有情侣装。

哼,也是醉了。

“王大律师,我们又见面了,怎么,这次那么巧,开飞机跑那散步去了?”

王律师脸上倒是不见多少伤,但是,整个右臂已然抬不起来。

我赌一个肉包子,绝逼是判爷公报私仇。

反正我又不吃肉包子。

王律师虽然一身是伤,但是却仍旧很恬静,就静静的坐着,一言不发,不管判爷怎么刺激他,他就是不开口。

“你别以为你不开口,我们就拿你没办法了,钻法律漏洞的事,你应该比我懂,但是,这一次,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起诉你,你应该也懂。”

《恐怖的凶杀现场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盖聂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王律师,刘玉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盖聂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恐怖的凶杀现场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王律师,刘玉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恐怖的凶杀现场

作者:盖聂类型:都市状态:已完结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盖聂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王律师,刘玉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盖聂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恐怖的凶杀现场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王律师,刘玉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